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九天洞

不是因为放在心里而习惯,而是因为习惯才放在心里!

 
 
 

日志

 
 
 
 

【转载】我的学校、老师和同学 航遥  

2015-04-23 22:53:09|  分类: 教育学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我喜欢这种想到哪里说哪里,漫无边际的作文,有人说是流水账,其实是行云流水般的舒畅,当然不该说的还是不能说。

  我小时候上学,有几个老师,我想说一说。

       我的小学在县城西大街金龙河两岸分为两个大院,我在校的时候大约每个院子有一公顷的面积,北岸老校区,日伪时期是一所医院,再早的历史(可能也是小学)我没有考察,房子较多,因为是医院,战争破坏较轻。南院是日本鬼子的宪兵司令部,再早是前清武庙所在地(文庙是现在文化馆和新华书店)战争中建筑破坏严重,从废墟的遗迹上看,当时的建筑物是相当好的,比我大一点的人可能还见过未经破坏的日军司令部或前清武庙。在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已经建设,成了小学的南院,我们有幸成为小学南院的第一届高小学生。

        第一个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女老师姓姜,有一只假眼(也就是说。另一只眼是好的),住在小学北院中央的一个非常小的独间屋中,我想原来可能是一个高压消毒室,有些人说她很漂亮,我倒不觉得,六、七岁的孩子还没学会评价女人。她特别不喜欢我,我也不搭理她,但是她纪律很严,常常一整天带着学生,有时候讲故事,有时候做游戏。幸好她也没教我几天(大约一个学期吧),她可能教过我常识课。在他之前还有的一个李老师,教语文和数学,但是时间更短。与蒋老师小屋紧挨着的是校长办公室,印象最深的校长姓姚,很可能是共产党员,后来是不是右派分子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一度升过职,后来就消失了。其次还有个姓王的年轻教师,很是潇洒,经常教高年级各门课程,还上体育课,那个时候年轻男教师教师不超过7人,一天两轮流值日管检查卫生和纪律。

       我们的小学在全国来说不是最好的,但是一点也不落后,很正规的每天早晨出操,下午放学要整队离校,还要升旗降旗,还要唱歌。我记得我们低年级的歌和高年级的歌还是有差别的,虽然都是小学。我们学校还有正规的体育场,篮球场就不敢恭维了。军乐器和军乐队。也就是我下面要提到的那个宋老师,他不但教练军乐队还教学生打拳。

            初小的的语文和算术我一点都不怕,早就走在前头我上一年级就相当于3-4年级的水平,认识上千的字和会做加减乘除。但是还不会使用括号,我听说高年级学生会四则运算,鸡兔同笼很羡慕,还有同学的哥哥在外地上中学知道列方程和使用xy,可把我馋坏了,我先有一天我一定要学会使用xy做算术题。我怕常识课,那上面有血多不认识的字,即便是认识字也看不懂它说的道理,老师也解释不清,例如一个是浮力,一个是房间内气流循环还有流速快的地方压力低,流速慢的地方压力高,还有飞机如何寻选在空中,差不多都是流体力学的问题,现在想想也是,即便到了今天有几个物理老师能给孩子说清楚。我害怕体育课。

   一年级下学期来了个白胖子男老师,说是才19岁,高中文化程度,特别喜欢我,让我当班长(其实我才七岁,个子最矮,我们班当时有19岁的同学,还和我在一个土坯课桌上就读,我承认他识字比我多,但是我算术还是比他好,我记得是我们书上算术题,都是他帮我读,解释,我帮他计算。)这个老师姓于,现在回忆他的口音应该是鲁南或苏北。他会魔术,常常给孩子们变魔术玩,那个时候我们都很贫困,但是还有更贫困的,西关有个姓高的同学,和我差不多年龄,穿了一件黄呢子军官上衣当大衣,父亲流亡还是在押犯也可能是国民党牺牲的军官,不得而知(恐怕连他也不知道),常常没饭吃,有时候饿极了就吃纸团,我们的这位于老师常常把他领回宿舍,给他干馒头吃。

       还有一个肖老师,可能是个大烟鬼,一口黄牙,瘦的出奇,个子不高,总是蝺偻着身子,说话也像译制片配音演员李阳,但是他知道放大镜原理,会照相术,给我们讲常识课,还知道伽利略、牛顿和菲涅尔等科学家的名字,知道光的干涉和衍射(当时没物理课,我们也听不懂),讲的津津有味,可见是一个学过物理学的人,后来不知道去哪里了,我现在怀疑他可能是国民党特务。

       三年级的宋老师是我邻居,爸爸的好朋友,也是我县最有名的书画家,虽然一生没离开莒县,但是已经在北京美术馆举行过多次画展,现在也快100岁了,前两年也去世了。我爸经常邀请请他去我家喝茶作画,并希望我成为他的弟子,跟他学画,可是我不是那块料。(要不是文化大革命,讲阶级斗争,我会常去看他。)语文数学都是他教,还套班,一个教室前面是二年级,我们后面是三年级。我们三个人一张双人课桌,我在外面横头上,里面正坐上是一对姓靳的叔侄俩,其中那个离我近的侄子钢笔字写的特别好,我跟他学,从小写就认真写字,这个不经意在一起一个学期的同学,竟成了我的钢笔字老师,不过我的钢笔字至今也没写好。我记得那个叔叔应该是15-6岁个子虽然不高,但是年龄算是大的了,是我们的班长。 我右后方也是一个姓靳的男生,年龄更大,很有经济头脑,上课的时候不认真听讲,用钢笔画人民币,可惜画笔墨水和技术都不行,不能以假乱真后来他也没有上高小,就回家当农民了,由于是标准的贫农,所以人民公社时期就是村支书了,改革开放以后居然带头先富起来了,左前方一个二年级小女生(其实是我二年级同学留级了)经常回头冲我笑,总之一个班两个年级,不足20人,我背后再外面就是房门,可以说我坐的到那个地方最冷,不过是夏天。

       教室就在校外大果街边的一个断壁残桓的民房内,原先是姓谷的一间人家,没围墙,教室是三间土房(后来那里成了县武装部,现在是废弃的县委宿舍,过几天要推倒改成高层),西头有一间更矮的教师宿舍,下课了,就在院子了弹玻璃球,万象皮球,磕拐,在就是围着老师说话,宋老师,也就是那个画家,就在我们的课本上画各种各样的花鸟虫鱼,人物山水,算是插图,还会写篆字艺术字。非常有趣,可是那时候我还不会欣赏。

    四年级老师姓唐,我县唐家湖人,这唐家湖在哪里我至今不知道,不过现在有网了,可以查地图(G206国道X日兰高速公路交叉道口)。是民国时期的高中生,自称是国民党军74师,师部警卫营特务连文书,师长张灵甫很喜欢他,称他为“小鬼”。后被共军俘虏,陈、粟首长也喜欢他,在新四军总部当过几天秘书,全国解放后复原回家,就成了我们的四年级老师。

       我们那个时候不像现在,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班级和同学是固定的,那个时候,每个学期都要调整班级,首先是退学留级的多,转学来的,插班的也多,另外是我们中心完小,那时候的小学也就是看孩子,没有学杂费,书也简单,还有一块石板,用来写字,一至三年级的学生,都是合并了周围其他小学的学生重进新组成的,所以新学期就一定有新同学和新老师。

       这个四年级的唐老师也是语文算数一人教,这次我们回到了学校大院,一个比较偏僻的教室里20人的班,一个年级,不再套班了。他上课有一个特点,经常讲故事,特别是他在国民党部队的那点事,因为那个时候没电视剧,学生像听评书那样特别专心,所以课虽不怎么讲,但是学习成绩都很好,我想可能是他的故事吸引力了学生的注意力,取得了学生的信任,另外就是他会讲课,稍微解释指点一下我们就懂了,他不需要你死记硬背,也没有太多的作业。但是我们班升高小的比例是最高的。我印象最深的三个同学是和我坐的近的辛庄子的两个姓张的同学和一个姓唐的同学,他们学习成绩都很好,其中有个甚至比我成绩好,但是他们都没有进高小,他们的家长希望他回家务农,发家致富,估计是是上中农家庭正在发钗财兴奋期,过不上上学,老实农民怎么知道文化的重要性。但是他不知道再过一地那年就要农业合作化了。

      53年我们升入五年级,我们这个唐老师也就成了五年级的四班的班主任,我却是三班的学生,再没有交集了,这个时候的唐老师和我们街的一个女生谈恋爱了,也很刺激,和富有故事性,可是那个时候我怎么理解那些事。我五年级班主任姓岳,似乎也是个新四军转业兵,是不是俘虏就不知道了,虽然不是我的邻居,他和我父亲的关系也很好,经常在一起学习,按现在的说法是在一起复习功课,做升级和加薪考试。我记得他们那些初中代数题,我四年级时候就会做,他们也可能会做,就是不会用x,y列方程。这岳老师是个秃子,长的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就是不敢摘帽子。他教我们语文和历史,把三国史讲成了三国演义了,热闹非凡。他喜欢付家洼村的那几个学生,他们作文好,很会描写和抒情,对于作文我确实一窍不通,一篇作文常常是不超过100字,那怎么性,所以那个岳老师就总抓我做典型,将我的作文读给同学听最为批判对象。

 

航遥
博客等级28积分9585
基本资料
昵    称: 航遥
性    别:
故    乡: 北京市 东城区
现居住地:

山东省 济南市

Email:asrsc@126.com 数学物理计算机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